臨水飛行

#鐵血的孤兒60分一本勝負

[誤會][三日奧爾/三日月單方性轉的学パロ]


她是在鞋櫃前注意到那對情侶的。少女的頭髮短而凌亂,隨意散落在臉頰脖頸間,一如她敞開的領口,沒有塞好的制服,白皙的皮膚劃滿擦傷。身材嬌小卻渾身充滿野性的女孩子不常見,但也不至於特別惹眼──顯眼的是弓著背蹲在她身前的少年的舉動。擁有健康褐色肌膚的少年居然在專心致志的幫少女繫鞋帶,靈巧細緻的動作和少女沾滿泥濘的白球鞋實在不搭。少女毫不害臊的靜靜站著讓少年幫她繫鞋帶,好似這情景非常常見,是兩人之間稀鬆平常的日常。只是她也異常專注的盯著少年低垂的頭頂,以不亞於少年對付鞋帶的認真,彷彿少年雪白的髮旋裡藏著甚麼只有她懂的暗號。

「好──了。」

大功告成,少年直起身站了起來。好高──她忍不住驚嘆。雖然方才蹲著的時候就看的出來手腳修長,但當少年和少女直挺挺的站在一起,女孩的身高就只到少年的胸口,連肩膀都搆不上。這對有著巨大身高差的情侶相視而笑,少年的笑容溫柔到可以說是寵溺,仰頭微笑的少女也看起來驚人的可愛,她這才發現那雙一眨不眨的眼睛大而清亮,刀鋒一樣的嘴唇上揚起來也是小巧柔嫩。

(這甚麼,氣質完全不一樣啊。唉,如果我也有這麼寵我的男朋友就好了。)

她心中頓時有些哀怨。


再次遇見他們是她值日的時候,全班都已經離開只剩她還在教室裡擦黑板。當她關好門窗離開空蕩蕩的教室,那對情侶也從隔壁班慢悠悠的晃出來。

(原來是隔壁班的啊。看來以後還會經常碰到。)

他們走在她前方,少年直視前方說話聲音滿是笑意,少女轉頭直勾勾的盯著少年的側臉,又是那個專注的毫無雜質的眼神。她伸手將少年插在兜裡的手挖了出來,兩人膚色對比分明,少女的手大小居然和少年差不了多少──接著,十指交扣。少年一頓,停止說話轉頭迎上少女殷切的視線,兩人又陷入旁若無人的深情對望。雖然他們確實不知道有人在後面看,她有些尷尬。


後來她有點後悔那天心血來潮想在天台上吹風吃午餐,走出樓梯就看到他們坐在那裏──少女夾著切成章魚狀的小香腸,湊到少年眼前,少年看起來有些害羞,推拒了一陣子見少女毫不動搖,還是無奈的張口吃了下去。然後少女像是感應到她的視線一樣,轉過頭來與她四目相對。她就瞥了她一眼,又迅速轉頭回去凝視少年的臉,像是不想浪費時間在她身上。但她發誓剛剛一瞬間她是被少女瞪了,不耐煩又充滿警告意味的眼刀就這樣刺過來,她頓時冷汗直流。這樣嬌小可愛的女孩子怎麼會有那樣的壓迫感呢。雖然天台不是他們專用的,她還是灰溜溜的在少年發現她以前離開。


跟少女的交流經驗不甚愉快,但少年人還是不錯的。那天她搭電梯,正好少年已經在電梯裡面,這次少女沒有在他身旁。他對她露出一個爽朗的微笑,主動詢問她想搭到哪一樓。幾句友善的寒暄以後,她還是忍不住說出口了。

「你和你女朋友感情真好呀。」

「...我沒有女朋友啊?」

「?每天放學和你一起回家的女孩子不是你女朋友嗎?」

「喔,三日啊。三日是我妹妹啦。」


「...蛤?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和平綠太太那篇性轉換設定一樣。三日月其實還是低年級只是每天來找奧爾加放學一起回家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