臨水飛行

片段




「所以說為什麼,預備學科。」

「在那個時候使用我的才能是最快速的方法吧!你為什麼要插手?啊哈,難道你認為我不會成功?一定會成功的,我可是幸運啊。」

「不是那樣的。我知道你這傢伙想做的話沒有做不到的,以前已經充分領教過了。但是你的幸運反作用力過於強大,為了減少變數還是要盡可能避免使用。」

「...啊哈。也是啊,畢竟你現在是全知全能的人工希望啊。像我這種垃圾渣滓都不如,殘次品一樣的才能,在你的幸運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吧?」

「...所以說不是那樣的!」

「而且我的幸運不是那樣的東西。跟你的無法相比,也無法抵銷。說到底希望之峰學園根本仍未掌握幸運這個才能,所謂神座出流所持有的幸運,其實是篩選過的結果。通過了具有死亡風險成功率極低的手術,成為神座出流,也就被認為本身持有幸運了。曾經喪失人格的我,能夠重新作為日向創存在於此,也許真的擁有幸運的才能也說不定。但假使這才能真的存在,需面臨死亡才能啟動,和你能夠依照自己意志發動的幸運絕不是一樣的東西。就算擁有一樣的才能,神座出流的才能就是處於頂峰的嗎?我不這麼認為。」

「我曾經如此的嚮往才能。我是如此的想見識才能者眼中的世界,但當我真的站在這裡,我發現我所見到的風景與超高校級的大家絕不一樣的。所有人都不會一樣的。就像你說過的,才能者是擁有靈氣的。和與生俱來的才能一同成長,被才能所形塑,對才能抱有情感與期望,這樣的體驗,我皆不擁有。我持有如此多的才能,但我既不對它們抱有偏好,它們對我而言也不具有特殊的意義。一個並不熱愛鋼琴,也沒有訊息想傳達於聽眾的鋼琴家,即使技巧再如何高超,也是最好的演奏者嗎?我不這麼認為。神座出流也許無法理解,但是我是知道的。所以狛枝,我至今仍然無法理解你。但是正因為我有了這些才能,我才能成功將大家從沉睡中喚醒。即使我只是才能的容器,只能將才能如同工具般的使用,但如果能達成我所期望的未來,我都會去盡可能的使用的。如果可以減少你因為不幸所需支付的代價,我沒有理由不去那樣做。」


「所以無須擔心,狛枝凪斗。」


他的聲音平靜如神祇,他的微笑是人類獨有難以言明的溫柔。


「將你揉塑、輾壓、淬礪,推落希望與絕望的劇烈輪迴,與你伴生至今的,你的才能,依舊史無前例,絕無僅有。」




________


沒頭沒尾,只是很想寫這段對話。這真的是狛日

评论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