臨水飛行

[永研培養皿]新家

*永研群活動,各自出題,大家一起寫一樣的梗觀察文風差異,題目輪流

*本次出題者為阿木太太 :大學放榜後、還沒開學的某一天上午,永近到金木整頓好的新租屋拜訪,一邊吃著永近帶來的速食邊聊天、到新家睡的不太好的金木卻聊著聊著就在矮桌上熟睡下去。

*其實已經過了很久。只是遲來的補交作業...(掩面

______









陽光從窗簾的縫隙透射進來,金木張開眼睛,嘆了口氣。今夜他一直撫摸著書皮,手指沿著刻痕來回往復,聞著令人安心的舊書的氣味,依然毫無睡意。頭腦昏昏沉沉神經卻仍異常敏感,他只能在頭部持續的鈍痛中無奈的聽著窗外的蛙鳴、房內時鐘規律的轉動聲,讓它們在他清醒的意識中合奏,直到清晨轉為喧囂而過的車流。搬到這裡以來,沒有一夜睡好,這樣折騰已經是第三天了。

英今天會來…還好昨晚已經打掃乾淨了。

想到永近金木忍不住微笑。在搬到這裡來之前,永近積極的幫金木尋找租屋處,簡直比金木本人還要期待。

「當然啦,金木──!你想想~搬出去不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?我要甚麼時候去找你都可以耶!喝酒喝通宵、一起看A片也不是問題喔?這可是男人的浪漫啊…!」

永近活力十足的聲音在金木腦中響起時,他忍不住笑出來了。是啊,英可以進到家裡來,實在是太好了。他們可以聊些無關緊要的話題,就像平常一樣,或是自己安靜的看書,英在旁邊聽音樂、看電視也很好。能夠像這樣一起消磨時間或做任何事,對金木而言,簡直像夢般令人感激。只要有永近的地方都讓他很放鬆,比那個無人會直視自己的地方更像家。真是的,明明都已經搬離那裡了,怎麼反而更睡不好呢?

 

金木一直有閱讀睡前讀物的習慣。媽媽還在時就捨不得放下書,到姨媽家以後更是變本加厲,已經變成不帶本書上床就難以入睡了。不知何時他養成了一套固定的睡前儀式,選擇一本爸爸心愛的藏書,躺在床上細細閱讀,等待門外不再有任何聲響,再帶著饜足的疲倦入眠。姨媽對他關門的行為沒有任何意見,金木在每次有人行經門口時都會緊張的看過去,發現沒有人會往門裡望一眼,不如說姨媽甚至會刻意扭過頭去避免看見。於是當他試探性的關門沒有引來任何責罵之後,只要在房裡門就會關著,自動與這個家隔絕。

然而現在已經不用擔心姨媽因為任何事而面帶嫌棄的前來敲門了,他卻反而比以往都更加睡不安穩。


____



「呦,金木!」

提著一袋速食,帶著誘人香氣和一臉燦爛笑容的永近英良出現在門口。金木萎靡的精神頓時振奮起來。

「還沒吃午餐吧?看看我帶了甚麼…!雖然不是BIG GIRL的漢堡排,但外帶的話果然應該吃這家…」

永近雀躍的介紹戛然而止。他瞇細眼睛仔細端詳金木的臉龐。

「我說金木,你沒睡好嗎?臉色很差喔?」


啊,又來了。英總是在奇怪的地方特別敏銳呢。

「沒甚麼,沒想到我會認床啊哈哈哈哈哈…」

永近盯著金木習慣性撫摸下巴的手,沉默了一小段時間。

「…好!我決定了!雖然我甚麼都沒帶,不過我今晚要住下來!金木你要借我睡衣穿喔~~」

「等一下,英!!你今天晚上不是有約嗎?這樣不是很不順…」

「啊~~我不管啦!!進了金木家我就不想再出去了!那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約,就說我吃壞肚子沒辦法去好了!」

「英真是的,我是無所謂啦,不過只有一張床,英要睡地板喔?」

「什麼…!小金木這樣說真是太讓人心寒了!我們都什麼關係了還不讓我跟你擠一張床──啊,餓了餓了,先來吃啦──」

「…英也太自動了吧,要清桌子之前先問我東西要放哪裡吧,這是誰家啦…」


_____



金木迷迷糊糊的從矮桌上醒來。沒想到他居然就這樣聊著聊著,就在桌子上睡著了。恍惚的坐直身子,一件衣服從肩膀上滑了下去。轉頭一看,是英經常穿著的黃黑色運動外套。頭一抬就見到了永近英良躺在他身邊的木頭地板上睡的正香。

真是的,怎麼睡在這裡…明明可以到床上去睡的…英不會把我的玩笑話當真了吧?怎麼把外套給我了,著涼了怎麼辦…

金木把外套蓋回主人身上,有些心疼的望著永近英良的睡顏。出神了一會兒,居然又開始昏昏欲睡了。怎麼英來了就一直睡,明明這幾天都…


當解答撞進眼底,夜夜糾結的思緒突然就這樣解開了。金木一個激靈,整個人清醒了過來。


啊啊。原來如此。是這樣啊。

就是因為英來了才睡得著。都是因為英說了那樣的話…


是的,永近一直表現的比金木還要期待。是他給了金木搬出來住的念頭,與他一同計劃,然後不斷描繪、補足、延伸通至未來的美妙藍圖。永近讓金木覺得,他將擁有自己的小天地,而永近將與金木在這租屋處做盡一切他們能一起做的事,就像真正的家一樣。


我還真是貪心啊…

什麼叫做,進了我家就不想再出去了…


金木凝視著永近英良的神情,參雜著恐懼與希望。


不要讓我再更依賴你了…



少年在這一日,明白了自己的歸宿所在。






Fin.


评论(8)

热度(22)